本報特派記者王巍發自巴西利亞
  荷蘭對墨西哥的比賽充滿了戲劇性,同時也成為世界杯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比賽,因為此役首次出現官方正式承認的“降溫暫停”。與這個熱詞同時誕生的還有荷蘭的成熟,打不死的斯內德從土耳其聯賽的荒漠中爬出,再次拯 救荷蘭,而羅本的演技也日臻純熟,他在補時階段的飛躍功夫,在藝術價值上隱隱超越範佩西的“天外飛仙”。
  下屆世界杯要分節打?
  此役剛剛進行了半小時,葡萄牙主裁判普羅恩薩在比賽正常進行的情況下突然鳴哨,示意比賽暫停。現場大屏幕打出“CoolingBreak”(降溫暫停)的字樣,雙方球員紛紛來到教練席旁的陰涼處補充水分。
  其實這樣的場景在本屆世界杯上並不是第一次出現,記者在馬瑙斯採訪時就出現過類似的一幕,另外包括福塔萊薩在內的北部三個舉辦地的比賽也有過這樣的場面。只不過這些都不是國際足聯事先安排好的暫停,也沒有規定具體的時間。而這一次FIFA在賽前就明確告訴參賽隊和媒體:“當比賽氣溫超過32度時,FIFA場館醫療辦公室就會建議賽事總協調專員增加暫停環節,並讓他來告知裁判,比賽30分鐘和75分鐘將各有3分鐘的暫停,而第四官員則直接把這些時間算進兩個半場的補時。”
  本屆世界杯不是足球比賽中第一次出現補水暫停。早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足球決賽中,就啟動了補水機制。不過,在賽後,“目光遠大”的人們將談論焦點放到了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上,卡塔爾同日的氣溫在43攝氏度以上,若世界杯還是在夏日進行,豈不是要每隔10分鐘就要來一次降溫暫�
  高溫賽場下的冷幽默
  從賽前記者拿到的比賽信息來看,下午1點的福塔萊薩卡斯特朗球場溫度達到38.8攝氏度,濕度為68%,別說球員了,就是看臺上的球迷也受不了。
  由於球場頂棚沒有封閉,一側球門後方以及相鄰的一大片看臺正好在太陽的直射下,不少球迷紛紛離開自己的座位,要麼在陰影地帶站著看球,要麼跑到更上方的看臺坐著看球,能夠堅持在原地的球迷寥寥無幾。
  有意思的是,此役一直獃在場邊的墨西哥教練赫雷拉卻始終沒有脫下他的黑色西裝,要知道裡面還有一件白襯衫,扎著一條綠色領帶,看上去他十分適應這樣的炎熱。
  所以呢,電視機前的一些國內球迷找到了平衡的幸福感,有網友調侃說:“這幾天晚上,舒適地靠在椅子上,先來半個西瓜,然後啃著鴨爪,喝著啤酒,電視里二十多個億萬富豪,汗流浹背,奔跑拼搶,踢球給我看。我覺得很幸福、很滿足。”
  荷蘭藉此勝利大逃亡
  相比於墨西哥人的耐熱,範加爾和他的弟子們可難以適應。上世紀90年代,範加爾曾經帶領阿賈克斯在墨西哥城進行了一場友誼賽,他完全受不了這樣的比賽條件:“我覺得一場比賽3個換人絕對不夠,至少得9個。世界杯前有一場友誼賽,我們有的球員踢完身體就流失了4升的水分,要是得不到補充他們準得產生幻覺。這場比賽就算裁判不叫停,我也會在場邊放滿水瓶。”
  儘管難以忍受酷熱,但聰明的荷蘭人並沒有把“降溫暫停”僅僅當做喝水的時間,這次高溫,也許催生了橙子的成熟。範加爾賽後透露說:“這是一場勝利大逃亡。在下半場喝水暫停的時候,我們開始了球隊的B計劃,我知道我們會利用這次喝水暫停。對此我們賽前做了針對性訓練,亨特拉爾和庫伊特沖在最前,然後其他隊員給他們兩人起高球。”
  在依靠斯內德與亨特拉爾的兩粒入球,與失敗總是相連的荷蘭隊繼續高歌猛進,哪怕晉級的背後,還有羅本假摔騙點的喧囂與爭議。不過,荷蘭人死裡逃生,已經使用了一次“人品”,不知道下一輪對陣美洲黑馬哥斯達黎加,橙衣軍團還有沒有如此好運。
  (原標題:球場熱了,橙子熟了)
創作者介紹

pixar blythe

hmugtsd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